白茶小说露欲为霜(白茶小说露欲为霜免费阅读)

白茶 2021-12-08 21:06:26

最佳答案

因为一张照片,薇娅被作家写诗侮辱。

事情是这样的。

11月28日,合肥领导与薇娅进行会谈,希望她在电商直播方面与家乡开展合作。本是一件好事,在部分人眼里却变了味。

一些人觉得薇娅的身份难登大雅之堂,带货主播就是网红、是卖货的柜姐,她不配和领导对话,别说年入一百亿了,一千亿都不行。

基于对带货主播的偏见, 一位作家甚至公然写诗侮辱薇娅,思想龌龊,用词下流。

有人质问这位作家:仅仅因为是带货主播,就活该承受这样的语言暴力吗?

况且,直播带货,早已不是网红的专利。

“带货主播”这一看似遥不可及的职业,在疫情期间与作家产生了奇妙的联系。

随着大大小小的讲座、签售被迫延期,文字工作者们逐渐将宣传重心转移到了线上,通过互联网为作品带货。

今年3月,作家刘宜庆受邀直播。

身为历史领域作者,他一向与时髦的东西距离很远,不曾想过有朝一日,自己还要对着一个手机口若悬河地做讲座,就像黄蓓佳说的那样:辛辛苦苦下了一个蛋,还得把蛋打开,蛋黄蛋白拎出来给人看。

他不由自主地排斥直播,但他明白,做一场直播,总比眼睁睁看着活动无限期推迟好得多。

于是,刘宜庆硬着头皮当上了主播。

在编辑的指导下,他下载APP、买手机支架,还给书房做了一次大扫除。测试镜头时,女儿要帮刘宜庆加美颜,他拒绝了:镜头中的美,是骗人的。

直播当天,效果远远超出预期。唯一一次出差错,是谈到西南联大的外籍教授温德时,刘宜庆突然想不起他的名字,在直播间说道:温什么来着……一位老友兼出版社编辑立即发弹幕回答:“温德”,成功救场。

观众的即时互动打破了空间的壁垒,刘宜庆讲到兴奋的地方,主动与观众互动,一场直播结束,他意犹未尽地邀请读者:大家可以到青岛找我交流,咱们喝着青岛啤酒,吹着海风坐而论道。

作家从幕后走到台前,只需要一个直播间。

刚接到直播任务时,刘宜庆觉得直播就像夜幕中的云朵,在镜子一样蓝色的天空安静地浮着,不时被风吹得飘忽,扰得他心神不宁。

直播结束后,刘宜庆站在泡桐花下仰望夜空,只见漫天星辰,璀璨夺目。

刘宜庆直播不过是行业的冰山一角,有太多和他一样从未接触过直播的作家,在疫情期间突然当上了主播,为实体书店和出版社破解困局。

所以,作家带货,照样离不开销量与流量的博弈。

今年的世界读书日,也是最考验作家带货实力的日子。

阅文集团找来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李洱、《芈月传》作者蒋胜男等一众作家分享心得。为了提高观看量,他们各显神通,李洱讲述写作经历,蒋胜男透露“芈月”一名的来历,会说话的肘子则特意饿了自己一顿,在线直播吃肘子。

肘子吃肘子

作家如此拼命,反倒没能收获好评。当会说话的肘子在直播间大吃特吃,自爆是“妻管严”时,许多路人表示:作家直播就说这些?本以为会聊一些更深刻的东西。

另一边,死对头番茄小说发起了一场“更文直播”。

如此另辟蹊径的直播方式,不是没人想过。两年前,作家们开展过一场对“直播更文”的讨论,有作家认为,直播更文看似是一鱼多吃的好主意,其实大概率很无聊,写不出什么东西。

马伯庸也参与到这场讨论中,讲了一个段子:直播写作最大的问题是逼格崩塌。读者光看文:只见山势崔巍、林壑阴翳,一头恣雎老虎仰天长啸,觉得作者文笔不错。一看直播,作者正在搜索引擎里输入:形容老虎的冷门词语……

总而言之,大多数作家认为直播更文行不通,可番茄小说的更文直播活动,意外地效果不错。

世界读书日当天,番茄小说邀请三位网文作者杨十六、洛城东和京祺直播更文,都是平台上的大神。

直播开始后,镜头对准杨十六的Word文档界面,读者在弹幕上发“1”或“2”决定剧情走向,结果,有“素不卡文”之称的杨十六,写到一半就分享起了朱一龙周边。

日更3万字的男频作者洛城东,在读者的干扰下,去厨房展示自己包的包子,玩得不亦乐乎。

作者京祺刚写了47个字就宣告失败,一边吃火锅,一边和读者聊起了剧情走向。

杨十六 京祺 洛城东

作家“不务正业”的直播,无形中为作品宣传增加了更多可能,一次次新尝试后,直播带货初现成效。

许知远在快手和好友对谈荐书,罗振宇在抖音斩获 20 万销售额;《故宫六百年》直播结束后,图书销量增长了六倍;作者白茶直播卖书,20分钟卖出了一万册;薇娅邀请麦家来直播间带货,1021万人被内容打动,5秒钟抢光了3万本《人生海海》……

薇娅 麦家 许知远

调查显示,今年超九成书店几乎没有收入来源,三成书店的资金储备只能维持不到一个月时间,图书出版行业,也一样举步维艰。

在这个时候,被人看轻的“直播带货”起了大作用。要知道,对实体书店来说,某本书一年能卖出三万本,就已经是畅销书。在直播间里,五秒钟就能完成一整年的KPI。

反观作家写诗辱骂薇娅事件,当实体书店通过直播“起死回生”,带货主播理应得到更多尊重。

尽管效果斐然,作家直播带货依然面临种种困难。

作家毕竟不是专业的带货主播,他们没有夸张的肢体语言,不好意思喊“Oh my god”和“买它”,不了解弹幕上的网络用语,甚至经常忘记自己在卖货,沉浸于和观众分享文学故事,影响了商品的销量。

但一位业内人士评价:卖书不能只是一味跟风,不能让追新潮,追成一地鸡毛。就算图书销量不高,出版社也不应责怪作家,要求他们更卖力地吸引观众。

今天,在直播平台上,作家们把直播带货变成了读书分享会,“原生态”的交流,诚恳的态度,略显笨拙的反应,反而吸引了不少观众。

在直播间看到“柠檬精”、“2G少年”等网络热词时,作家麦家的理解令观众捧腹:“柠檬精是《西游记》里的哪个妖精吗?”“现在是5G时代,2G应该代表很落后,但少年一直是比较新潮,怎么会和2G组在一起呢?”

一阵欢声笑语后,麦家感叹:如果写有关当下生活的作品,这些词是一定要用到的,否则作品缺少代入感和真实性。

华少则马上解释道:“不管在几G的时代,读书永远都是不过时的事,永远都站在时代的顶点。”

有作家设想过:在不远的将来,直播卖书会分很多种,科技的、人文的、历史的,想看什么都有。未来,会有一大批图书职业主播出现,他们会像李佳琦了解口红那样,熟悉图书的每一个卖点,一句“买它”,就种草千万家……

站在今天的地平线上展望,这一切还只是幻想。

但也许真的有一天,作家将引领直播行业的下半场。

作者丨小 慧 儿

「投稿指南」团队作者/编辑

白茶小说露欲为霜(白茶小说露欲为霜免费阅读)

剩余:2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