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茶压榨机

白茶 2021-12-08 21:00:32

最佳答案

文/白茶心

有的人认为,人都是独身一人在这世界上的。但实际上,并不是。每个人的背后,都有一个庞大的家族。

1.

有一天,10来岁的小朋友问他妈妈:“妈妈,你有什么东西可以传给我,我可以传给我的儿孙?”

他妈妈跟我说,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但内心被触动,感觉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可以传承给孩子的。

这话引发了我很多的思考。以前确实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。总是觉得一个人飘飘荡荡活在人间,所有的一切跟过去跟别人都关联不大。

但细细想来,怎么不大呢,我们从家族,从我的父母传承不少东西。

物质上,有什么呢?一些有年头的硬币和纸币?家里的几栋老房子?一些田产?几块没有产权的山林?但我是女儿,不是儿子,这些资产不在我的名下。

其他的可见的传承,也许就是我父亲教育我上了大学,让我在毕业后有了安身立命的一点基础。他曾经说过,他是不担心我的,我有工作在上班,以后退休了也不用担心生活的问题。

2.

我想起家里曾经有一个榨油厂。家里也一直都有茶油的香味。

我一直以为是父亲创立的产业。那些年,每到冬天,父亲总是很早起床,用自行车带着一大捆稻草去榨油厂上班。榨油厂是父亲和两个人合伙的厂子。

秋天的时候,附近人家把山林里自家种的或野生的茶树种子(也叫茶籽,我们称呼为木子)从树下捡了或从树上摘了,把壳去掉,晒干。到了冬天的时候,一箩筐一箩筐挑到榨油厂。

父亲他们将茶籽放到压榨机里去压榨,压着榨着,茶籽里在高温高压下挤压变形,里面的油慢慢的流出来,流到一个装油的容器里。

而茶籽的渣渣,父亲他们通过用脚踩,加上编制好的稻草做成圆圆的茶籽饼。这饼晒干了,放在家里,到了冬天的时候,用来烧火盆特别好,一块饼可以烧很久很久。

到了晚上,一天的辛劳结束了,那两人打扫场地,父亲主要负责记账。他回家后,把花花绿绿各种票子拿出来,整理好,记录在本子上。我记得那时候我们常常是坐在床上,整理着那一张张的小额票子,帮父亲数着零钞对着数目。

长大后,国花点点都擅长算账,国花在单位也担任“账务先生”的职责,我想,这可能也是一种传承吧。点点负责笑开怀公司的各类账务工作,我觉得她会做的很好的。

后来,因为技术的进步,榨油厂也没有再经营了。鐛之说,榨油厂是外公的产业,传承给父亲的。

爷爷家族那边,这一代也有许多做生意的。姑姑家开着各种店,开汽修厂、电器店、服装店、旅店、饭店、杂货店、装修公司等。我想,家族血液中也传承了一点做生意的思维给我们这一代人吧。

3.

我觉得父母在物质和财富等方面,并没有传承给我们姐弟太多。其他的传承比如精神方面,及品质方面的传承,仔细观察,发现其中痕迹明显,可从我们的个性、行为模式、思想观念中看见端倪。

比如国花点点擅长算账,家族里有经商的基因,这些也许可算作是实实在在的传承。

其他方面,我观察到,国花很擅长把东西整理得井井有条,把家中物品归类妥当。国花说,这是她从父亲那里学会的。但这点我并没有学会。

还有外婆跟鐛之说,做人要行善,这点她一直是做到了。父母辈的勤劳与隐忍,我们都承接到了。

我们希望传承的都是好的,但是事实并非如此,父辈们身上也有一些坏品质,在我们身上也有体现。比如,耿直,控制欲,矛盾的自我等等。

所以,一定要有分辨力和觉察力,传承不能一概而论。若是不好的不合适的,我们要及时予以扬弃。

我想起以前一位老师说过,我们敬畏和跪拜祖先的时候,俯身是为了承接来自祖先的智慧和传承。荣格也提出集体潜意识的概念,认为集体潜意识反映了人类进化进程中的集体经验,也就是一种集体智慧的传承。

希望我们都能传承到家族祖先们与人类集体的智慧与善念,活的更美好幸福。

白茶压榨机

剩余:2000
上一页:王三和白茶
下一页:周瑞银白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