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庭坚

茶事 2020-02-03

宋代文学家、书法家。字鲁直,号山谷道人,晚号涪翁,洪州分宁(治今江西修水)人,自幼好学,博闻强记。治平四年(1067),进士及第,初仕汝州叶县尉。熙宁五年(1072),历试中学官,除北京国子监教授,自称为清贫之“冷官”。元丰三年(1080),始入京改官,授吉州太和知县;元丰六年,移监德州德平镇,终神宗之世为地方官;哲宗立,召为秘书省校书郎,元祐元年(1086),任《神宗实录》检讨官。六年,《实录》成,擢起居舍人;八年,为秘书丞,提点明道宫,兼国史编修官。绍圣二年(1095),坐预修《实录》失实,贬为涪州别驾,黔州安置。元符元年(1098),因避亲嫌,又移戎州;三年,徽宗即位,山谷放还,待命荆南。崇宁元年(1102),知太平州事,仅九天而罢,流寓鄂州。执政赵挺之讽御史追论“幸灾谤国”之罪,除名编管宜州。最后十年为流放生涯。德祐元年(1275),追谥文节。山谷思想融儒释道于一炉。山谷诗有“点铁成金”、“夺胎换骨”之誉,其主要特点为不俗,即以意胜;另一特点为奇,即构思奇巧,造语奇特,格律奇拗。此外,崇尚自然,平淡因而清新脱俗。其词流品颇杂,良莠不齐,可分为雅、俗两类。早年之作,多写艳情,浅俗、亵浑、软媚,为人所垢病。其雅词,包括词在内,追步东坡,别具风范,有较高成就。题材多样,风格各异,异彩纷呈。清雅峻洁、豪健峭拔乃其雅词主旋律。山谷之文虽为其诗词光芒所掩,但仍不失为北宋一作手。黄庭坚被誉为“苏门四学士”之首,其诗成就最高,元祐间已有“苏黄”之称,又被后人推为江西诗派宗师。山谷还长于书法,行草皆善,兼工楷书,与苏轼、米芾、蔡襄合称“宋四家”。其生平略见黄编《山谷年谱》(刊《山谷全集》)及郑永晓《黄庭坚年谱新编》(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7年版)。黄庭坚的咏茶诗词,写来既多又好,在北宋作家中名列首位,凡130余首,足见他茶学修养之深。其对家乡产名茶双井茶情有独钟,称为家山小草。每当新茶采制,赠与许多友人、亲属,写就了不少唱酬茶诗,如《双井茶送子瞻》、《以双井茶送孔常父》、《用公择前韵戏嘲双井》、《又戏为双井解嘲》、《答黄冕仲索煎双井并简扬休》等。双井茶,欧阳修誉为草茶第一。黄庭坚,被富弼称作“分宁一茶客”。山谷将双井白茶称为“云腴”,磨双井茶时喻为“霏雪”,又称之为鹰爪,均观察入微,形象生动。他对贡茶龙凤团茶及元丰新创极品贡茶密云龙”更是赞不绝口,誉之为圭璧。诗词中《和答外舅孙莘老》、《谢送壑源拣芽》、《奉谢刘景文送团茶》、《碾建溪第一奉邀徐天隐奉议并效建除体》、《以团茶洮砚赠无咎文潜》、《博士王扬体碾密云龙同事十三人饮之戏作》及《满庭芳·茶》词等均为咏贡茶佳作。其中,关于密云龙又称矞云龙,创制于元丰年间,双角团袋,斤为40饼等珍贵茶史资料,均可从山谷诗词中考见。山谷诗咏煎茶尤称一绝。其《以小团龙及半挺赠无咎并诗用前韵为戏》诗云:“曲几团蒲听煮汤,煎成车声绕羊肠。”将独轮小车在羊肠小道上辘辘而行的车声,喻作炉火上煎茶的水声,真是千古绝唱。故苏轼大为赞赏,称之为“黄九凭地不穷”! 晁补之在和诗中也由衷赞叹:“如此佳句谁能识?”咏煎茶的诗还有《戏答荆州王充道烹茶四首》、《今岁官茶极妙而多赏音者戏作两诗用前韵》、《谢黄从善司业惠山泉》、《省中烹茶怀子瞻用前韵》、《奉和六舅尚书咏茶碾煎烹三首》等,无不写来清新脱俗,充满情趣。此外,友人赠送椰壳制的茶器等趣闻亦可入诗。黄庭坚茶词《踏莎行》、《看花回》、《阮郎归》等词中也是名句迭出,如“碾破春风,香凝午帐”;“都濡春味长”;“一杯春露莫留残”等。后人因以春风、春露、春味喻指茶,均出自黄庭坚的创造。黄庭坚的亲属中,如其兄大临、六舅李公择、叔父黄廉皆嗜茶者,堪称茶学世家。黄廉在元祐初,曾被朝命赴四川考究茶法,后留任茶官,主持川蜀茶政。黄庭坚写下了《叔父给事挽词十首》,又为其叔父撰写了《行状》,为宋代茶史留下翔实而可贵的史料。

剩余:2000
上一页:聚乙烯薄膜
下一页:藏焙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