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代茶马贸易

茶事 2020-02-06

宋代实行在四川榷,在西北、西南沿边地区买马的制度,史称茶马贸易。始于宋神宗熙宁七年(1074),熙河路经略使王韵建开河、湟之策,宋廷遣三司勾当公事李杞、蒲宗闵等入蜀相度、经画榷茶买马事宜。作为熙丰新法的措施之一,茶马贸易成为终赵宋之世的不易之典。一年后,李杞因病离职,都官郎中刘佐代其主茶马之政。熙宁十年(1077),又以李稷主持茶马之政。稷于元丰五年(1082)死于永乐城,诏令陆师闵代其职。李杞一年获茶利50万缗,李稷平均每年80余万缗,到陆师闵增至100万缗。初榷茶、买马犹为二司,各行其事,矛盾多多,其间,曾以买茶兼提举买马,又以买马兼提举买茶,多次反复,仍未能根本解决。直至崇宁元年(1002),才最后合并二司,成立都大提举茶马司,以程之邵为首任都大提举。北宋买马年额约在1.5~2万匹左右,最初的茶马比价为一驮茶(100斤)易马一匹;后马源锐减,比价骤升,最多时年用博马茶1000万斤,占蜀茶总产量的1/3。博马以名山、洋州等四色茶为主。南宋的买马额仅万匹左右,因西北战马产地陕西多为金人占领,虽改设买马场于四川、广西等地,但西南马驽劣,质量远不如西北。北宋末,徽宗一伙昏君佞臣竟以茶市珠,博马茶锐减。金兵南侵时,有乏战马之虞。宋代茶马贸易开以茶易马先河,一代成典,影响明清。茶马贸易体制的确立,体现宋政府“以无用之物易有用之物”,即以过剩的茶易紧缺的战马的经济思想,对于补充战马,增加军需,巩固国防实力,增加财政收入,改善少数民族生活,推动和促进边境少数民族与中原汉族的经济、文化交流,无疑都有积极而深远的意义。但茶马贸易加重了川陕人民的负担,在险峻蜀道上运茶军兵常以生命为代价。封建王朝带垄断性的茶马贸易政策,必然带有民族压迫色彩,这是其历史的局限性。

剩余:2000
下一页:折中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