霎时的温暖

健康 2019-12-18 1个回答

霎时的温暖

正冷的天,我得到一丝温暖。这温暖现的突然,如霎时的火焰。血液的冰块儿化开,皮肤菲薄桃红。

正欢喜时,不想困倦袭来,我沉沉睡去。

梦中我见一人衣衫单薄,寒风中朝日出走去。然而未见日出,只有暗夜惨淡。

他和我曾经一样结着冰块儿,和我一样颤颤巍巍,然而朝着日出走去。

“朋友,”我说。“你可曾有过霎时的温暖?”

“不错,”他嘴唇颤得厉害,眼睛冒着寒气。“但温暖让我困倦,我丢掉了。”

我大吃一惊,“怎么?在这极寒的地上,难道有什么比温暖更好?”

他仿佛羞愧,低沉,“没有。”

忽然他抬眼看我,瞳仁闪现火焰,“但在我要去的地方,温暖是次好的,那儿有血红的果,流动的大河,炽热的沙……”

“朋友,这不过是幻想,你未曾见过吧。”我打断。

“是的,我甚至未曾见过日出,但我只得走。留下来,就没一处没有冰冻,没一处没有冷风,没一处没有埋人的大雪,我憎恶这些,我只得走!”他哆嗦着,声音发颤。

“那么,你只得走了,”我叹息,只在心里冷笑,“我倒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温暖。”

他远去。

我惊醒。原来温暖弃我而去,冷风复还,霎时的火焰寂灭了。

我只得,和曾经一样结着冰块儿,一样颤颤巍巍,朝着从未见过的日出走去。

霎时的温暖

剩余:2000
上一页:上一篇
下一页:下一篇
相关推荐